原题目:2020,国际教导的中国主场时光到了

2020年是注定被历史打上标志的一年。

这一年最终被证明是“拐点”,还是新过程的起点,一切尚未可知。

而我们唯一可以抱持的信心,是做好当下的选择。唯有通过这些选择,我们才干走到真心期望的未来。

因而今天我们所做的每一个选择,皆是对未来的投票,不可草率,不能弃权。

若干年之后,当我们转回头再看2020年的这场疫情,很可能将之视为一个全球性的“大暂停”。

而现在我们正身处这个“暂停”中,见证各级市场的局部崩坍、各种行业危机,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不同观念的冲突、各持立场人群的撕裂,以及,所有这些潮涌般忧虑,一波波传递给大众,最后形成的迷惘情感。

在教导范畴,国际教导行业可谓处于震动中心。几乎所有国际教导人也都阅历着一场如同过山车般的情感冲击。

一般11月开端是英美大学陆续放榜的时光,依照往年节律,这场OFFER雨要下到每年4月,一年一度的常春藤故事在春天里次第开放,很像是一年起始的仪式感。

然而一场疫情,让留学生突然卷入一种颠沛流离的局势,满城风雨的恐慌,不断搁浅的航班,一次次小别离,一场场归去来——中国度庭突然面对的灵魂拷问是:还要不要送孩子出国念书?

图源:Pixabay

实际上谈到“要不要出国念书”,对很多中国度庭而言,已是国际教导计划链环中的最后一步。在此之前,是长达12年甚至15年国际教导计划。

缭绕着这条教导链环生长的,是一整幅中国国际教导的行业图谱,在这个版图上,居于中心地位的是引入国际课程的学校,周边是星罗棋布的国际教导教培行业、留学服务行业,延长线是以各种情势与国际教导关联往来的高低游产业。

展开全文

时至今日再谈“要不要出国念书”,其实不再是一部分家庭孤立的选择题。国际教导这四个字,早已内化为一种更普遍的 公民话题、经济话题,甚至是一种社会学课题。

很多问题在暗中沉积,等候梳理。

2020年之前,我们带着问题奔驰,不敢停下脚步,现在,暂停键按下了,这也许是一个机会,辅助我们丢开高速奔驰的惯性,来真正审视我们所处的时期,与我们身处其中的国际教导行业。

对于中国教导而言,国际教导到底以何种角色存在?实际上在不同阶段,国际教导的存在感与意义,都有很大不同。

这篇文章中将以时光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重现国际教导在中国的发展,其“定位”才干更加一目了然。

在这种时空定位之中,我们或许能从中看到一种关于国际教导的全新定义,并从这个定义重新动身,看到中国本土教导的真正机遇与方向。

横坐标

中国「国际教导」简史

如果从字面去懂得“国际教导”,那么最直接的可调换词就是“外国教导”。

中国境内的外国教导实际上并不是近年才有的新事物,比如上海美国学校,追溯历史始于1912年。 但本文所指国际教导,是近20年间,面向中国度庭供给的一种可选的教导情势。

这种真正对中国度庭产生影响的国际教导,以《中华国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出台为起始点,2003年被看作其发展“元年”。

从彼时到今日,国际教导历经摸索性引进、粗放式发展、深层次融会三个阶段,并且第三阶段的融会仍未臻成熟。

另一方面,一些新的趋势同时在第三阶段中生发出来,那就是国际教导的本土创新。

如果将这种创新看作是中国国际教导第四阶段的形态,那么我们可以说,当下中国的国际教导,是一种第三、第四阶段并存的局势。

这条时光线,即为定位中国国际教导的坐标横轴。

第一阶段

2003-2013年:摸索性引进

1

2001年中国参加WTO,2002年12月,《民办教导增进法》公布,2003年国务院出台《中华国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

随着一系列条例的呈现,国际课程引进,民办国际化学校兴起,标记着中国进入了一个对国际教导的摸索性引进时代。

这种摸索性引进重要从三路进入:一路是公立学校的国际课程班;一路是民办国际化学校;还有一路仍是外籍人士子女学校的形态。

但与早期英国学校、美国学校不同,2003年以后的外籍人士子女学校首创了一种品牌化、团体化学校的先河。

英国A Level课程最先引入中国高中。 人大附中于2004年开启了第一个在教导部备案的 A Level国际高中课程中心,中心由狄 邦教导团体供给服务。自此之后,英国方向为主的中英班在全国如雨后春笋般呈现。

图源:Pixabay

AP和IB课程也是差不多时光进入中国高中的。但是美国方向的大热却是2008年之后,随着美国对中国留学生签证政策的放宽,去美国读本科的热度一直延续到今天,与此相干的AP课程也跟着位置水涨船高。

很多在今天看来非常胜利的那些民办国际化学校,也是发起2003年之后。

以上海为例,第一所协和双语学校创建于2003年,温和学校于2003年成为IB成员学校,世界外国语小学于2005年转为民办学校。包玉刚试验学校则略晚于这段风潮,2007年创校,却挟着一套更完全的全人教导理念吸引了很多寻求高品德教导的家长。

外籍子女学校在2003年之后的发展比拟值得一提。原因在于,这类学校原则上与中国度庭的教导选择没有交集,但一系列英国教导品牌的进入,都以教导团体的运作方法,在内部做了很多融会摸索。

上海英国学校浦东校区于2002年创办,2003年,德威开办上海德威,哈罗 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惠灵顿比拟晚,2014年落地中国)。这些学校之后都发展成多城市、多校区的教导团体。

这也是为什么到了第二阶段,在2015年之后,这些教导团体几乎同一时光开出面向中国籍孩子的高端双语学校。

第二阶段

2013-2018年:粗放式发展

2

政策支撑,民间推进,资本入场。2013年前后,国际教导的发展突然走进了一个快行道,这种爆发式增加又以民办国际化学校的发展最为明显。

在最巅峰的2015-2017年间,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每年都有近10所新校开出,如果放眼全国,每年新增国际化学校的总数则逾百所。

有数据显示,从1999年的86所到2019年的861所,中国国际化学校翻了十倍。

国际化学校的扩大大致分这样几类:

1

团体化教导品牌的全国复制,将办学模式从一线城市辐射到二三线城市,乃至全国;

2

中外教导品牌合作办学,双重背书的学校遍地开花;

3

自建本土品牌拉起国际化教导创新的旗号,概念先行,散点式发展。

新学校办学者背景各不雷同,除了传统的教导团体转型之外,还有其他行业跨界办学,以地产行业办学最为明显。同时也不乏以淘金心态入场的资本玩家。

不同背景的“办学者”一方面进一步推进国际教导市场的白热化发展,另一方面也带来了很多问题。

那些直接的连锁反映,比如新学校增加导致师资流动性加剧。好的外教与有双语经验的中教在人才市场中身价陡增,与学校之间形成奥妙的双向选择关系。

教师价值被重新评估,本不是坏事,但高流动性事实上损害了国际教导的稳固度。这是比拟直观的影响。

更深层次的影响是,随着资本“玩家”的入场,很多商业营销的思维方法被带入了学校运营中。

短期看可能会造出繁华的表象, 但教导实质还是一种精耕细作的行业,须要办学者沉下心来研究教导的规律、课程的完美,不是靠释放一个又一个高亮的概念,就能连续发展下去的。

巅峰之后必有回落。时光转到2017/2018年之交,随着资本市场的热度趋冷,新的《民促法》宣布,教导政策从全面支撑转向增强“规范”管理,国际教导的超速发展,渐渐走向下一个阶段,一个回归教导实质的阶段。

第三 四阶段:并存与过渡

2018年以后:深层次融会

3 44

资本的谨严入场、国度层面的管理规范,对于很多资深国际教导从业者而言,反而是利好信号。

2017-2018年呈现的国际教导行业小低潮,反而让很多教导者感到到,泡沫退场, 谁能经过苦楚的筛选期留在行业中,才是真正的成功者。

对于国际化学校来说,这种 留下的条件是课程的精致化迭代,对时期变更下人才培育方法的把握,以及,学校自身是否具有某种成长性特质,这些成长性特质表示在学校理念的树立、师资队伍的培育、文化气氛的创设等一系列细节上。

课程的精致化设计

而国际教导发展到2018年以后,对学校而言,随着行业对“什么是国际教导”的懂得一年年深刻,教导的很多问题也渐渐产生转变。

唯成就的尺度与应试模式越来越行不通,然而情势大于内容的花哨概念,也不断脱水。

教导就是教导,不变的问题是孩子的学术面孔与人格面孔,这是2018年以后国际教导和国际化学校都要面对的真实问题。

另一个明显的变更就是中国本土文化和意识形态的融入。

早期学校创办国际教导,往往走的是唯西方课程的门路;但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强盛,同时早期留学生自我认同问题唤起的反思,以及国际教导中内在对学生“根系文化”的强调,中国文化渐渐成为国际教导中最主要的内容之一。

在这些变更中,国际教导从业者向本土教导追求合作、吸取营养的趋向开端明显发展,回归教导实质的深层次融会以不同方法展开。

如果我们回归教导本身,在一种全球化教导变更的背景下,去看中国国际教导的特点、像面,就会发明,看起来与本土教导不相兼容的国际教导,无时不刻不在表达着本土教导的自省、摸索与创新。

由此,全球化教导变更作为定位中国国际教导的空间背景,一条时期的纵轴,同样不能疏忽。

从进入21世纪之后,几乎所有的国度都在反思自己的传统教导,都在向他国学习,不同情势地通过“国际教导”迭代本国教导。

这种全球化的教导变更洪流,来自一个基本驱动力,那就科技的敏捷发展,使未来充斥不断定性。几乎所有感受到科技力气的国度,都同时感到到传统教导的过时与落伍,面向未来的教导创新,早已成为一种不容躲避的趋势与挑衅。

早在2006年,有着“全球最有名教导家”标签的英国作家、演说家 肯·罗宾逊爵士(Ken Robinson) 发表了一场在TED史上排名第一的演讲,标题叫做 《学校杀逝世了孩子的发明力吗?》 (Do schools kill creativity?)

肯 ·罗宾逊爵士(Ken Robinson)

在那场演讲中,肯·罗宾逊爵士第一次全面提出学校的问题:

当下所有国度的教导系统,都树立于19世纪之前,教导是为了满足工业化发展的需求。这导致学校教导始终有两个基础“等级原则”:

一、对工作最适用的科目是最主要的科目;

二、大学确立的学术才能成为权衡好学生的最重要尺度。

简言之就是:学科割裂僵化,评估尺度单一。

罗宾逊警示说,“这是全部教导系统坍塌的预兆。我们必需从基本上反思我们评价好学生的尺度。”

肯·罗宾逊爵士TED上的这次演讲,在全球范畴内引发宏大反应,原因无他,罗宾逊掀开了现代教导的底层逻辑,触发了教导的广泛危机。

从他的演讲中, 我们也会有强烈的共识,从而发明中国传统教导根深蒂固的一些问题,本来也是其他国度教导也在面对的问题。

其实没有哪个国度拥有完善的教导系统,也没有哪个国度敢于说自己已经准备好迎接那并不遥远的未来。

当美国兴起了一批小众的、以激发发明力为目标的学校,比如K12范畴的 AltSchool、Avenue School、High Tech High School (HTH)、Khan Lab School 等。

在中国也兴起了越来越多民间创新型学校,如一土学校、探月学院。

美国的摸索也并非完善,作为美国教导界的模范之一,芬兰的教导经验在全世界范畴内引发更多关注,芬兰教导中项目制学习的经验经过PISA测验的背书,通过在美国实践和升级,传遍全世界。

中国与英国的互通有无也成为一时热议的话题。当英国的iGCSE/ALevel课程成为中国留学家庭首选的三大国际课程之一,中国教导却借助着那一部深受热议的BBC纪录片而引发英国教导人士的追捧,英国孩子甚至做起了上海教辅《一课一练》。

所有教导摸索都面向特定问题,所有的实践上也都不算完善,但也许我们可以从中总结一些观点:

第一,全球化的教导变更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每个国度实际上都在以国际化课题的方法去摸索教导变更的方向, 中国的国际教导摸索,其实内嵌于这一潮流趋势之中;

第二、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 我们无法再狭义地去对待和描写中国的国际教导,国际教导更深层的实质不是为了“洋为中用”,而是要面对时期问题,迎接未来人才培育的挑衅;

第三、未来是未知的,然而其育人理念已经基础明白:培育有国际化视野和胸怀,思维活泼,并富有发明性的未来人才是中国与世界一致的方向。亦步亦趋地追逐洋课程与洋高考终将过去, 在对未来教导形态的摸索中,中国和世界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站在这样的起跑线上,中国的国际教导还将怎么走,与本土教导还能产生哪些化学反映?让我们回到中国主场,从一些教导的切面,去看正在产生的教导融会与创新。

回归

「国际教导」的中国主场时光

从时光线这条坐标,我们能清楚看到国际教导与中国本土教导,如何从各自独立存在,到相互影响,最后逐渐融会的进程。

而从空间这条坐标,则辅助我们从逻辑顶层去懂得在中国生长起来的国际教导,对本土教导的影响与启发。

在近20年的时光里,国际教导在中国的内涵一直在转变。从最初课程全盘引入,只为了把孩子送出去,到在实践中的逐渐拆解理念与经验,去培育真正有知识、有才能的未来人才。而育人目的的转变,实际上才是教导变更连锁反映的第一环。

从培育适应西方文化的职场“打工者”,到培育理解西方文化,也能讲好中国故事,树立对等话语系统,在世界舞台找到自己话语权的引导者,这是国际教导在中国产生变更的一条最重要的脉络。

在这样一条脉络中,我们看到国际教导从国外主场,渐渐走回中国主场。这种中国的主场感重要体现在这样三个方面:

1、 从培育目的变更看,早期的国际教导并不器重孩子对本国文化的认知与传承,但随着早期留学生所遭受的身份认同困境,与事实上中国国力的突起,在中国本土发展起来的国际教导,甚至比很多体制内教导更器重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

2、培育目的的转变,使 国际课程的利用也开端产生转变:从寻求“原汁原味”的国际教导,一味青睐外教教学,到更多关注融会创新。随着中国教导者对国际教导的认知深化、经验积聚,国际课程的框架与概念被解构,拆分融会、内化到中国课堂,成为本土教导中的创新部分。

3、随着目的与方式的转变, 一些全新的学校形态开端呈现,他们不再是我们刻板印象中那种传统学校,也不是移植过来的外国学校,而是以一种具有中国特点的创新样式的学校,以更开阔的时期视野去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学生。

图源:Pexels

这些具有创新风貌的学校,通常都是最早一批进入国际教导范畴,有着深耕经验的学校与办学者。

比如 北京的十一学校,一所老牌的、顶尖的公立学校,在2009年引入国际课程。 2019年,校长李希贵在《学校如何运转》一书中,讨论如何为学生供给更自由、更多元化的成长空间,基础上已经与全球化教导变更浪潮中的议题接轨,并输出了很多实践经验。

再如上海的 华师大二附中,上 海有名的公办四大名校之一,每年的清华、北大录取“大户”,但如果你深刻去看,就会发明学校体制内部离开设的科创项目,年年在世界级青年科技创新赛事上拿奖,学生直录MIT;而学校自建的大学研讨级别的科学试验室,多达20个。

而民办国际化学校则以更自动的姿势去追求融会。比如北京的青苗国际双语学校、海嘉国际双语学校,上海的世界外国语学校、温和学校、协和双语学校这样的名校为例,对“中西融会”的研讨是学校组织建设的一部分, 对中外课程的对照研讨,中外教师的合作备课与教学,本土国际化教导者的培育,都是这类学校的“日课”,也是这些学校的软实力所在。

以上这些都是学校层面的创新。

具体到教导的内容,大的方面是国际课程框架的融入,重构课程与课堂教学,小的方面是思维才能与学科相联合,生成的各种创新的教学形态。

图源:ssyer

国际课程框架的融入,以IB课程最为典范。IB课程以其严谨的构造,与超学科的研讨脉络,为中国本土课程供给了很多启发。

而透过学科强调思维方法与才能的培育,也生发出教导创新的各种潮流。

比如最近几年大热的批评性思维概念,这种思维方法源自美国,随着国际教导的深度发展,与批评性思维相干联的浏览与写作方式,逐渐演变成完整不同于中国传统教导的文科学习方式,被很多本土教师发明、再造。

这些创新教导从国际教导中生长出来,以点、以线,甚至以面的方法融入到中国本土教导之中, 这些创新的摸索中有中国未来教导的雏型,但在当下,仍是散点式的试验。

身处不同场景的教导者进行着他们的试验,解决他们感知的问题,这些教导创新的优势在于机动、多元而充斥个性化的性命力。

然而惋惜的处所在于,这些教导创新的场景缺少买通, 使不同的摸索彼此成为参考、成为连贯环节中问题的解决计划,使经验沉淀,使资源共享与流通,使国际教导融入于本土教导的涓流,以更积极的方法会合成潮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义务编纂: